第925章 人生圓滿夫復何求

    經過了上次事件后,云箏不管去哪里,都有保鏢跟著。

    事實上,在她跟赫連蘭澤回來后,赫連蘭澤就有安排保鏢保護她了,只是她覺得沒有這個必要,她平時也很少去人少的地方,而且一般有出門都是跟朋友有約,也不會很晚回來,她覺得沒什么必要。

    但經過了這一次,赫連蘭澤再讓人保護她出行,她就沒有那么排斥和抵抗了。

    畢竟沒有什么比人身安全更重要了。

    她再次見到林墨沉,是在一個午后,她跟友人約了喝下午茶的時候。

    正好林墨沉也在那家茶館,和客戶喝茶。

    那是這兩年多來,第一次遇見。

    林墨沉已經恢復了健康,只是整個人比以前清瘦了很多。

    “嗨”云箏大方地打著招呼。

    “嗨,好久不見!”林墨沉看著云箏回應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你好嗎?”

    “挺好的,恭喜你和赫連蘭澤。”

    “謝謝!”云箏應道,沒有反問他近況怎么樣。

    只是聽說他跟顧妍已經離婚了,至于有沒有新的戀情不得而知,而她沒有興趣了解。

    “林總”這時候一個穿著套裝的女孩走來。

    “不打擾你工作了,我也該走了,跟朋友約好了一起喝茶,快遲到了。”云箏微笑著說道。

    “不打擾,再見!”

    “再見!”

    云箏走開了,女孩收回視線,看到林總還看著剛才美女離開的方向,就忍不住多嘴問了一句,

    “林總,剛才那個美女,不會就是你的白月光吧!”

    林墨沉看了小何一眼,沒有說什么,只是淡淡地說了一句,

    “走吧!”

    云箏到了,跟朋友約的包廂,沒想到她今天比凌馨和古凌都先到。

    既然先到,就先泡茶。她悠然地燒水,準備泡茶。

    她跟林墨沉已經很久沒見了,這次意外遇見,心情挺平靜的,她到底在掙扎了這么多年后,學會放下了。

    以前曾經無數次想要放下,但事實卻是太難太難。

    而現在沒有特意要去放下或是什么,反而漸漸忘了,不知不覺中放下了。

    人有時候就是這樣,越想做什么,越難做到,不太在意的時候,反而因緣巧合地達到所愿。

    說起來,還是赫連蘭澤讓她學會放下過去。

    因為有一個你真正信任依賴和愛的人,那么自然而然能夠做到很多原本覺得不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古凌和凌馨來了,還帶來了茶點,她們過來的路上,特意饒去買的,所以才過來得這么遲。

    “你們為什么不約個咖啡廳什么的,越來茶館,害得我都覺得自己好像老了一般。”古抱怨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誰上次來了一次,說這里很安靜,環境很好的。”云箏一邊給她們倒茶,一邊拆臺到。

    “那個人肯定不是我。”古凌死不認賬。

    云箏笑著,也不反駁,然后就聽到古凌又說了一句,

    “這里的茶倒是挺香的!”

    “云箏,古凌估計還沒睡醒,現在都在說夢話,你習慣就好。”

    云箏笑著點頭附和著。

    “凌馨,你的大事,定了沒有?”古凌轉移話題問道。

    “已經在找日子了,回頭定下來以后,會第一時間通知你們的,等我結婚了,就只剩下你一個黃金圣斗士了。”凌馨開著玩笑。

    “哈哈,那就只剩下我一個是自由身了,回頭估計你們得羨慕嫉妒恨了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你覺得快樂,不管是結婚還是不結婚都好。”云箏看著古凌說道。

    她不覺得一個人一定要結婚或是不結婚,遇到合適的就結婚,沒有就順其自然,這樣會更快樂一些。

    “就是,快樂最重要,我就覺得我不結婚最好,你們就適合結婚。”古凌笑瞇瞇地點著頭回應道。

    跟古凌凌馨她們喝完茶后,云箏就回去了。

    這會兒正帶著兒子在花園里散步,兒子現在走路還不是很穩,卻又喜歡自己走,不喜歡讓人抱,云箏就一邊護著他,一邊放任他自己走。

    赫連靖堯走了沒幾步就跌坐在地了,云箏克制著上前扶他的沖動,只是微笑著看著兒子。

    過了兩個秒,赫連靖堯自己爬坐了起來,繼續往前搖晃地走去。

    一邊走,還一邊咯咯笑著。

    云箏看著兒子可愛的樣子,也忍不住跟著笑了。

    赫連蘭澤下班了,問了管家,說云箏和孩在花園里,將公文包交給管家,就走到花園來了。

    遠遠看到老婆孩子在花園里,玩得正開心。

    赫連蘭澤嘴角忍不住揚起,工作了一天的疲憊,也跟著一掃而光。

    他現在最大的幸福,就是每天下班回家后,陪著老婆和兒子,然后一家人開心地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下班啦!”云箏看到了赫連蘭澤,笑著說道。

    “今天早一點,跟兒子正在玩什么?”赫連蘭澤應道。

    這時候赫連靖堯看到爹地,就朝著他小跑而來,一邊跑,嘴里一邊嘟囔著,

    “爹地,爹地”

    赫連蘭澤蹲了下來,張開雙手,赫連靖堯跑過來,正好跌進了父親的懷抱里,然后又咯咯地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赫連蘭澤一只手抱起了兒子,并問道,

    “有沒有想爹地?”

    “想!”赫連靖堯一臉玩著爹地的臉,一邊含糊地應道。

    赫連蘭澤笑著親吻了一下兒子,伸出了另一只手,云箏意會伸手握住了。

    赫連蘭澤就一手抱著兒子,一手牽著老婆,在花園里散著步。

    “你讓靖堯自己走就好。”云箏說道。

    “難得他走累了,我抱一會兒。”赫連蘭澤有些縱容到。

    “你這樣會將他寵壞的。”

    赫連蘭澤就轉頭看向兒子一臉認真地問道,

    “兒子,這樣會將你寵壞嗎?”

    赫連靖堯正在玩著爹地的衣領,也不知道有沒有聽懂,直接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“你看,兒子跟我保證,他不會被我寵壞的。”赫連蘭澤得意地應道。

    云箏有些無語地笑著搖了搖頭,也不再說什么了,反正他們父子倆高興就好。

    云箏這會兒牽著赫連蘭澤的手,默默地跟著走著,她覺得自己現在已經很幸福了,很滿足了。

    每天陪著兒子玩一會兒,看一會兒書,找點事情做,然后等老公下班回來,一家人享受天倫之樂,人生有此,已經感到很圓滿了,不敢再有更多奢求。

    赫連蘭澤番外完

如果您喜歡,請點擊這里把《豪門盛寵:神秘老公晚上見》加入書架,方便以后閱讀豪門盛寵:神秘老公晚上見最新章節更新連載.


北京pk107码计划高手 淅川县| 准格尔旗| 社旗县| 遂平县| 鹤岗市| 邯郸市| 清丰县| 大竹县| 沂南县| 五家渠市| 全椒县| 阿图什市| 宁津县| 屯门区| 荔浦县| 镇雄县| 枣阳市| 宾阳县| 姚安县| 蕉岭县| 怀化市| 高雄市| 武陟县| 西林县| 湟中县| 临漳县| 资兴市| 宁波市| 呼图壁县| 章丘市| 赞皇县| 普定县| 平定县| 武义县| 康马县| 新津县| 陆河县| 交城县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