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68,火影系忍術【求月票!】

類別:科幻小說 作者:李古丁 書名:諸天之掌控天庭
    乃木勝眼神獃滯,喃喃說道:“斧頭幫的后臺,是黑龍會上海分部……斧頭幫為我們收集情報、籌集資金,做一些帝國諜報人員不方便做的髒活……”

    常威皺著眉頭,又問:“豬籠城寨又是怎么回事?那只不過是個貧民窟,黑龍會怎會對豬籠城寨感興趣?”

    “因為……”

    剛剛說出兩個字,乃木勝背靠著的墻壁上,忽然鉆出兩只手來,摟住他的肩膀往后用力一拉。乃木勝頓時像是沉進水里一般,“沉沒”進了堅硬的混凝土墻壁里面!

    正專注旁聽的上官金虹臉色一沉,一拳轟在墻上,墻壁頓時爆開一個兩人高的大洞。破碎的混凝土塊炮彈一般飛射出去,直將對面一棟廢屋墻壁轟得千瘡百孔。

    但外面并沒有乃木勝的蹤跡。

    乃木勝以及將他拉走的,那一雙可以穿墻的手掌的主人,竟像是人間蒸發一般,消失得無影無蹤。

    “跑了?”上官金虹面沉如水,就要自墻洞上鉆出去追索。

    常威卻道:“上官先生稍待,他們走不了的!”

    話音一落,他霍然轉身,抬腳猛踏地面,地面轟然一震,兩條人影像是被炸出水面的魚兒一般,自倉庫內的地面之下彈飛了出來!

    其中一人,正是乃木勝。另一個,則是個身材矮小瘦弱,身著黑衣,黑巾蒙面的忍者。

    “土遁?”司徒浩南眉頭一揚,訝然道:“居然是個忍者!”

    上官金虹冷聲道:“倒也狡猾。從墻上把人救走,卻并未曾直接穿墻離去,反而從倉庫內遁地潛行……若不是長信侯警醒,恐怕就真被他們給跑掉了。”

    如果他剛才從墻洞鉆出去追蹤,常威等人也跟著追出去,那反其道而行,自倉庫內部遁地潛行的忍者,早帶著乃木勝溜之大吉了。

    上官金虹被擺了一道,臉色陰沉,心中惱怒,緊盯著那捂著胸口急劇喘息,顯然已被常威震出內傷的忍者冷聲說道:“鬼鬼祟祟的地老鼠……說吧,你想怎么死?”

    說話間,薩魯曼、董天寶已從后方包抄過來,與上官金虹、常威、司徒浩南將忍者和奄奄一息的乃木勝包圍。

    那忍者單膝跪地,一手緊按胸口,一手撐在地上,灰色瞳孔緊盯常威一陣,又將視線轉到上官金虹身上,嘶聲笑道:“你們以為,吃定了我么?土遁,土牢堂無!”

    話音一落,他撐著地面的手掌,驀地往下一按。

    地面頓時轟然一震,忍者與乃木勝周圍應聲升起一道環形土墻,頂部飛快合攏,變得好像一只倒扣的“土碗”,將忍者與乃木勝徹底籠罩,與外面的常威五人隔離開來。

    “這個忍術!”常威心中一動,大是詫異:“這明明是火影忍者里面的土遁系忍術啊!這個世界,和浪客劍心扯上關係也就算了,畢竟世界背景和時代背景都很接近,但怎還與火影忍者扯上關係了?”

    正驚詫時,倉庫大門轟然洞開,數百枚苦無自門口飛射進來,一窩蜂般射向常威等人,每一枚苦無把手后面,都系著一張符箓,隱隱散發著極不穩定的能量波動。

    感應到符箓上面的能量波動,起初并未將那數百枝苦無放在眼里,甚至打算硬接“暗器”的上官金虹等人頓時齊齊色變,不假思索四散開來。

    但還是稍微遲了一些。

    數百枝苦無把手后面系的符箓,同時bzh開來,每一張符箓,都炸成一團巨大的火球,威力不下于一枚手雷。

    一枚手雷雖然威力有限,但數百枚手雷同時bzh,還是在倉庫這種封閉空間內同時bzh,威力互相疊加,頓時將整個倉庫,變成了一片烈焰地獄!

    轟隆!

    震耳欲聾的bzh聲中,膨脹的烈焰從倉庫每一個窗口噴發出去,更將倉庫屋頂徹底掀開,化作一團巨大的火云沖天而起,映亮了小半夜空。堅固厚實的混凝土墻壁,亦在bzh之中顫抖著崩裂開來,一段接一段地倒塌。

    待到焰流燃盡,硝煙漸散,倉庫已只剩殘破不堪的斷壁殘垣。地面之上,更堆滿了各種碎塊。

    遍地坑洼,碎塊堆積的倉庫地面上,唯一勉強保持著完好的,便只有先前那忍者施術隆起的“土牢”。

    但也只是倒扣“土碗”般的外形勉強完好。堅硬如鋼的土牢壁,實則已在bzh之中,被削薄了九成,現在已只剩下不到兩寸的厚度。且土牢壁上遍布裂痕,看上去就像一個行將破碎的蛋殼,好像輕輕一彈指,便能令其徹底破碎。

    遍布裂痕的土牢佇立在廢墟之中,里面沒有傳出任何動靜。

    廢墟外面,也是一片寂靜,并未有人走進來檢查戰場。

    整個廢墟之中,只一些緩緩燃燒著的殘破木頭,偶爾發出一兩記極輕微的劈啪聲。

    土牢里面沒有動靜。

    廢墟外面沒有動靜。

    方才受到攻擊的常威等人,同樣沒有發出任何動靜。

    乍看上去,這倉庫廢墟,好像已經沒有了半個活物。好像先前倉庫里的所有人,都已死在那劇烈的bzh之中,尸骨無存、人間蒸發。

    但事實顯然并非如此。

    沉寂了好一陣,倉庫一角,一堆混凝土碎塊里面,忽然傳來一陣壓抑的咳嗽聲。接著那堆混凝土碎塊轟然爆開,站起一條狼狽不堪的身影。

    此人衣衫襤褸,在外的皮膚,遍布大小燎泡、焦痕,硬朗的臉上亦滿是煙熏痕跡,更有一條血淋淋的傷口,自他額角斜貫眉心,一延伸到鼻樑上,看上去慘不忍睹。

    這人正是司徒浩南。

    東星浩南哥剛剛站起來,便又彎下腰,發出一陣撕心裂肺的咳嗽,每一聲咳嗽,都從口鼻之中,噴濺出一片暗紅的血沫。

    咳了好一陣,他從身上摸索出一只瓷瓶,抖抖索索地開啟瓶塞,倒出一枚色澤青翠,清香撲鼻的藥丸。剛要將這藥丸塞進嘴里時,他身后的影子忽無聲隆起,化作一條黑色身影。

    那黑色身影瞳孔灰黑,眼神死寂淡漠,身上亦無任何生人氣息。他右手握著一口通體漆成黑色,一絲反光都沒有的短刀,并沒有多此一舉地將刀刃繞到司徒浩南頸前,而是直接一刀刺向司徒浩南后背。

    從后背骨骼間隙刺進去,直刺心臟,也能干脆利落一刀斃命這黑影對自己千錘百鍊、久經實戰考驗的刺殺技藝,以及手上這口削鐵如泥的短刀非常自信。

    就算這個目標背部呈完美的倒三角形,背肌看上去非常發達,亦絕不可能以血肉之軀,抵擋住他這口附著的神奇能量,連一寸厚的鋼板都能輕鬆刺穿的忍刀。

    黑刀無聲刺出,又無聲刺破司徒浩南背上衣料,又毫無阻礙地刺破他皮膚,刺進了他背部肌肉之中。

    但還沒有徹底穿透肌肉層,黑影便覺刀鋒前行之勢陡然一滯,目標雄壯的背肌,竟好像鐵鉗一般,硬生生夾住了刀鋒!

    黑影大驚,正要抽刀隱身,忽聽腳下哢嚓一聲脆響,隨后便覺腳踝劇痛。

    低頭一看,就見腳下不知何出現了一只花朵形狀的奇形“地雷”,自己右腳正踩在“地雷”上面,而地雷上那花瓣形狀的奇形結構,已如捕獸夾一般,死死咬住了他的腳踝!

    隨后,就見“地雷”上綻出幾道亮麗的紫光,彷彿有生命的觸鬚一般,順著他的腳踝攀附上來,將他小腿包裹在內。

    司徒浩南回頭,咧開嘴角,亮出一口染滿鮮血的白牙,“嘭!”他說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“地雷”bzh。

    紫光沖起,瞬息之間,便將黑影撕成碎片。而這bzh的威力,竟然只作用在黑影身上,沒有一絲外溢,與黑影幾乎貼身站立的司徒浩南,身上連一滴鮮血都沒有沾染。

    黑影粉身碎骨,只剩下握著黑刀的小半截胳膊,還懸掛在司徒浩南背上。

    司徒浩南正要反手摘下那條礙事的胳膊,拔出那口令他劇痛的黑刀,旁邊一塊燃燒的木頭上,微小的火苗驟然膨大,化作一條烈焰人影,張開嘴巴,沖他噴出一股烈焰。

    司徒浩南猝不及防,被烈焰劈頭蓋臉噴個正著,整個人瞬間化為一只燃燒的人形火炬,頓時慘叫著撲倒在地,拚命翻滾,試圖撲滅身上的火焰。

    但這火焰竟撲之不滅,如附骨之蛆一般附著在他上不斷燃燒。

    正危急時,一道圣潔白光從而天降,落在司徒浩南身上。司徒浩南身上的火焰迅速縮小,轉眼便連火星都徹底消失,顯出他被燒得凄慘無比的焦黑身形。

    司徒浩南咬牙切齒,掏出一把qing管奇粗的碩大左輪,就要對那火焰人形開qing。但還未等他扣動扳機,那火焰人形便迅速縮小,剎那之間,便消失不見,只剩下那塊木頭上,燭火般微小的一朵火苗。

    司徒浩南咬牙切齒,一qing轟出,將那塊木頭轟成粉碎。特種子彈巨大的威力,甚至將木頭下的地面,炸出了一個半米多深的大坑。

    “出來!”被燒得不成人形的東星浩南哥,提著左nshuqing大聲咆哮:“滾出來!”

    咆哮中,他又朝那傷痕纍纍的土牢轟出一qing。爆轟聲中,土牢轟然破碎,可里面赫然空無人一,那土遁忍者,不知何時,已經帶著乃木勝逃之夭夭!

    “撲街!有種給我滾出來啊!”

    司徒浩南大吼。

    但廢墟內外,一片寂靜,方才的襲擊者們,并未再跳出來發動攻擊。

    良久。

    一堆碎石轟然爆開,衣衫破爛,看上去也很有幾分狼狽的常威,一邊拍著身上的灰塵,一邊咳嗽著說道:“他們已經跑了,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接下來,上官金虹、董天寶、薩魯曼亦先后現身,個個形容狼狽,人人身上帶傷。

    “差點陰溝翻船。”上官金虹神情冷厲:“這事可不能就這么算了!”

    董天寶亦恨恨說道:“不錯,這次可是損失慘重,我動用了一件秘寶才能存活下來……最可恨的是,任務還沒有完成!”

    “法師,快幫我治治傷。”

    被燒得跟個怪物似的司徒浩南,一瘸一拐地走了過來。他也算是硬漢,身上沒有一塊好皮,竟還能忍著不叫喚,只眼角不斷抽搐,令他本就被燒得十分猙獰的面龐,變得好像魔鬼一般恐怖。

    薩魯曼沒有推辭,連忙施展治療法術,幫助司徒浩南治傷。

    司徒浩南一邊接受薩魯曼治療外部燒傷,一邊吞下一枚丹藥,自行治療內傷,之后咬牙切齒地說道:“瑪德,差點把我燒死!這個仇我一定要報,非斬死那班撲街不可!”

    董天寶也吞下一枚療傷丹藥,說道:“但我們該去哪兒找他們?”

    “倭人都聚居在虹口區。”常威淡淡道:“既然乃木勝是黑龍會的人,那救走他的那班忍者,肯定也是黑龍會的人。我們便直奔虹口,找到黑龍會據點,大殺一場,完成任務,順便報仇雪恨。”

    求勒個票!11

如果您喜歡,請點擊這里把《諸天之掌控天庭》加入書架,方便以后閱讀諸天之掌控天庭最新章節更新連載.


北京pk107码计划高手 乌鲁木齐县| 岢岚县| 格尔木市| 柳州市| 义乌市| 穆棱市| 垦利县| 伊川县| 泽库县| 湖口县| 澄迈县| 海南省| 宜黄县| 绍兴市| 西城区| 恩施市| 台北县| 藁城市| 太白县| 广宗县| 双峰县| 军事| 呼玛县| 义乌市| 明溪县| 哈巴河县| 罗山县| 宣汉县| 札达县| 龙川县| 大港区| 旬邑县| 兴化市| 广平县| 乾安县| 保康县| 临夏县| 夏津县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