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0164章 選擇(上章有修改)

類別:武俠修真 作者:醉殷然 書名:西游之火鱗大王
    敖睺的眼神一怔,剎那間,連正在游動的身子也似乎僵澀了一下。

    這聲音傳來的地方似乎很遠。

    無甚重要。

    但偏偏的,傳來的時候,卻十分的清晰,足夠讓敖睺聽的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腦海里,敖焰身后的角落里,一個不起眼的小東西轉過了頭來,面目都看不清楚,只能依稀的看到,頭上飄著的絨絨的白毛,一副稚氣未脫的樣子,身量極低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住口!”

    “魚兒……你沒事吧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叫我小玉就好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傷的很重,現在正是需要養傷的時候……可是……可是我實在……我想你找你說會話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小會就好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魚兒,你看這是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這瓊漿是半月前大朝會,陛下在凌霄殿布宴時賜下的,嫦娥姐姐只喝了一點,還剩下這大半壺都帶回來給了我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小……小玉……”

    輕聲的,敖睺喃喃。

    就這么離開么?

    已經將要靠岸了,敖睺回頭又往后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月光的朦朧依舊未變。

    遠遠的,在那云橋上,敖睺看到,一個小小的身子躺倒著,夜風凄冷,她似乎微微蜷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小玉。”

    眼眸又開始變幻了,不停的閃爍著。

    內疚么……

    現在回頭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這里是金虹橋……等到白天的時候,它就會變得像彩虹一樣,……一閃一閃的,可漂亮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原本在這金虹橋下面池塘里里的小亭里是生活了有兩只仙鶴的,一只就是有一天誤闖了瑤池,被瑤池的女仙打殺了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庭的天規森嚴。

    如果就這樣離開了,小玉兔應該會受到責罰吧?

    私縱凌霄殿前的魚下界,會被打殺么?

    應該不會吧……

    還有嫦娥在呢,小玉兔可不像那只仙鶴一樣,沒有后臺,便連凌霄殿設宴,她都能跟著嫦娥一起混進去,想來……

    想來,最多也就是象征性的責罰一下罷了。

    更何況……

    眼神又閃了下,定住。

    然后,轉為堅定。

    更何況……

    更何況人不為己,天誅地滅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錯過了這一次,鬼知道還要在天宮里困上多久?

    困在這里等死么?

    自己的小命,還有……

    還有……

    焰……

    牙齒咬緊,敖睺閉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嘩!”

    一聲水響,報復似的,敖睺一頭扎進了水中。

    全身都被弱水浸泡著,刺痛感從全身每一處傳來,他嘴角勾起,忽的……

    笑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走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吶,魚兒……你說……凡間究竟該是什么樣子的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身子在水里潛游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真的就這樣走了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片刻之后。

    “嘩!”

    破水聲響起,敖睺一頭扎出了水面,頭發濕漉漉的卷曲著,被弱水侵蝕著已經失去了光澤,轉頭,又看了眼云橋,然后默默的往回游去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月光灑落,幽幽的。

    云橋上,小玉兔覺得自己好像恍惚了一下,眼神有些迷茫,身子似乎也在晃,趕緊的,小玉兔朝邊上挪了一下腳步,站穩了身子,跟著又使勁眨巴了下眼睛,恢復了過來。

    我剛才……剛才是做什么來著。

    魚兒……

    魚兒的眼神好像一下變得好兇……不對……不是弱水么?

    弱水?

    是了。

    是弱水!

    好厲害啊,只被天河晃了一下就這么暈……

    等……等等……

    “魚……魚兒!”

    猛地,小玉兔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,她眼睛一下睜大,然后飛快的低頭,看向了手中。

    在她右手的掌心里,一尾紅色的鯉魚正蔫巴巴的躺著,原本鮮紅色的鱗片已經變得暗紅,像是被消磨掉了許多的生機,眼神也是黯淡的。

    “小……小玉……”

    敖睺的聲音有些飄忽勉強。

    “沒事吧!”

    手掌往上抬,小玉兔用另一只手將敖睺提起,整個在眼前轉了一圈,然后悄悄的松了一口氣,隨即那一雙好看的眉毛慢慢的豎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魚兒,我跟你說了,弱水很危險……很危險……你還……哼!這次是你運氣好,撿回來了一條命!”小玉兔越說越氣,“你在這樣,以后我就不帶你出來走了!”

    敖睺靜靜的聽著,沒有說話,眼神里黯淡而又疲倦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小玉兔還待再說下去,卻忽然看見了敖睺的眼睛,那雙眸子里充滿了疲倦,不自覺的心里猛地一軟,她張了張嘴,到嘴的話又吞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是我不對。”

    敖睺道,聲音輕微而又疲倦,帶著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們回去……”

    略微沉默了一會,小玉兔又道,一邊小心的將敖睺放回了瓶子里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敖睺答應了一聲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小玉兔沉默著,一句話不說。

    行到半路,見開始有天兵出沒,她又從人形變成了兔子的樣子,后退著地,用兩只前腿將敖睺托著,往前走。

    “小玉”

    敖睺輕喚,小玉兔不理他。

    “小玉……”

    于是,敖睺又接著喊。

    如此一直持續喊了好幾聲,小玉兔的腳步驀地一頓,將裝著敖睺的瓶子放在了地上,腦袋湊近瓶子認真的看著敖睺。

    “你以后再這樣……我……我就再也不來找你玩了!”

    說完,小玉兔又立起,捧著敖睺往回走。

    穿過一道道回廊,走過金拱橋,又往前走了一會,終于蓮池到了。

    “嘩!”

    小玉兔也不說話,她眼睛里悶悶的,徑直將敖睺倒回了蓮池中,然后將瓶子收回項圈,轉頭便要走。

    “小玉!”

    敖睺在水里一個擺尾,在岸邊探出頭來。

    小玉兔的身子微微一愣。

    “下次月圓,還來找我玩唄……”

    敖睺道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小玉兔重重哼了一聲,也不回頭,小短腿邁著便是一溜小跑。

    只一小會,便青煙似得跑遠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水面上,看著小玉兔離開的背影,敖睺的眼神閃了閃,不自覺的,一絲笑意閃了出來。

    這樣的一個小可愛,又叫人怎么忍心讓她受到傷害?另外再想辦法吧,就算是要離開,也不能牽扯到她……

    敖睺想,眼睛瞇了瞇,變成深邃……

如果您喜歡,請點擊這里把《西游之火鱗大王》加入書架,方便以后閱讀西游之火鱗大王最新章節更新連載.


北京pk107码计划高手 龙山县| 兰西县| 南乐县| 化隆| 兴业县| 中卫市| 花垣县| 湘乡市| 邳州市| 大悟县| 松滋市| 彩票| 古浪县| 合川市| 澳门| 临高县| 岳阳市| 邢台县| 台东市| 桓台县| 铅山县| 马边| 永川市| 郑州市| 庐江县| 南江县| 奉化市| 肇源县| 绥中县| 湘潭市| 革吉县| 禹城市| 英超| 荣昌县| 玉门市| 阳高县| 彭山县| 忻州市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