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1章 作死小強

    “好了,不逗你們了,接下來告訴你們個好消息。”這話說的,好像眾人是小貓小狗一般,朱小強也算是服了,明明是好話,怎么從這個叫張圖的嘴里說不出來就變味了呢。

    從那些人臉上的表情就能看出,有人覺得受到了羞辱。再說,他們都快餓死了,這只是輕描淡寫的逗一逗?

    這下好了,感激沒收到,又積累了一波仇恨。

    “三天期限取消了,也就是說你們不用忍耐三天饑餓了。”張圖笑呵呵的說道:“高興嗎,高興就笑啊。”

    沒一個人笑,有人麻木,有人鐵青著臉,有人眼中隱藏著不滿。

    張圖笑容僵在了臉上,臉色有些不好看,太不給面子了,眼睛開始瞇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哈哈”一串大笑聲突然響起,所有人看去。

    一旁,宋依依目瞪口呆,顯然沒想到朱小強來這一出,捂住了臉,感到有些丟人。

    朱小強有些尷尬,“哈哈哈”笑聲也變得不連貫起來,一個個往外蹦,聽起來更像諷刺。

    果然,張圖臉色陰沉下來,面無表情的盯著朱小強。

    其他人臉色更不好看,就像學校里學生天生就怕老師,職場中員工與老板對立一樣,身份的不同,讓這些學員很難對學院產生認同感。更別說學院如此對待他們,這些天是人過的日子嗎?已經激起了很多人的不滿,甚至是仇恨。

    現在,學員與學院的對立關系已經形成了,不說視若仇敵,但也水火難容。開玩笑,人家就是來折磨他們的,要能產生好感才有鬼了。

    如今朱小強拍教官馬屁,雖然拍到了馬臉上,但這種行為無疑背叛了學員身份,脫離大眾等于自絕于人民,被所有學員視為了叛徒,走狗。

    有些人望著朱小強的眼神變得兇狠起來,不敢惹教官,還不敢找你撒氣嗎?朱小強就這么被人恨上了。

    “唉”技術不熟練啊,朱小強既無奈又委屈。

    他本來以為看明白了這里的本質,那就是學員就是任人宰割的魚肉,這里學院決定著一切,本著與教官打好關系總沒壞處的想法,誰知弄巧成拙。一直以來都刻意避免樹敵的他,這下算是將所有人得罪了。

    “我是想拍你馬屁,不是想拍你臉的,你明白吧?”朱小強無辜的看著張圖,眼睛眨啊眨。

    很顯然張圖不明白,就這么面無表情的盯著他。

    張圖手指點了點朱小強,這下朱小強真的要哭了,其他人難掩快意,這就是夏奸走狗的下場。

    朱小強也怒了,心里盤算著反正將這教官得罪了,不如得罪狠一些,無論如何也不能兩面樹敵,那真的是找死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”一不做二不休,朱小強又大笑了,還是一個字一個字的往外蹦。

    如果說剛才還是誤會的話,那這下傻子也聽得出嘲諷意味了。

    朱小強看都不看眼睛都要瞪裂的張圖,豁然望向目瞪狗呆的學員們,眼神睥睨,分明在說“看到沒有,我是打教官臉呢,不是拍他馬屁。”

    宋依依嘴巴張的能塞進去一個雞蛋,鄭大志也有點失神,兩人顯然被震驚的不輕。宋依依下意識的就要去摸朱小強的額頭,被他一把打掉。

    “我沒燒糊涂。”朱小強斬釘截鐵的說道,現在正是表明立場的時候,千萬不能出漏子。

    鄭大志回過神來,義無反顧的往前走了一步,與朱小強站在一起,眼神堅毅。朱小強這下真的震驚了,見鬼了一樣的看著鄭大志,他不是一向對官府信服無比嗎,怎么

    學院可是有官府身份啊,朱小強相信鄭大志不會不記得。

    宋依依也有點震驚,不可思議的看向鄭大志。鄭大志的突然轉變遠比朱小強給她帶來的震撼大。

    “我當然不會反對官府,但他代表不了官府。”鄭大志看了眼皺著眉頭的張圖,淡淡道:“手段齷齪,目的不純,哪是官府所為。”

    明白了,朱小強與宋依依點了點頭,鄭大志是不認同學院的作為,表達不滿呢。從另一方面來說,官府是他的信仰,他不容任何人抹黑。

    “呵呵,有點意思。”張圖摸了摸下巴,不僅不怒,反倒漏出了點笑容。

    這里所有學員的資料信息甚至是他都看過,而負責收集的是錦衣衛。

    其中自然包括鄭大志的,而且這個人給他的印象還比較深,因為資料上面有一句話,“一顆紅心,染之不黑。古時不為圣人,便是君子,放之當下,棟梁之才”。評價者是一位錦衣衛千戶。

    所以,可信度根本不用懷疑。

    這樣的人,張圖三十多年的人生經歷,可謂生平僅見。而洛頭對這個青年更為看重,只是時常惋惜他不是異能者,對洛頭算是比較了解的他,明白洛頭這是起了愛才之心,打算培養這個年輕人了,哪怕他不是異能人。

    話說龍頭不也是不是異能人,還有點大肚子,還不是執掌著一個國家。

    鄭大志毫不畏懼的與他對視,目光坦蕩。

    張圖反倒無奈了,他能怎么說,縱有萬般手段,面對這樣一個人也使不出來呀。他嘀咕了一句:“比干被人剖了心,魏征被人推了碑,包拯差點絕了后”

    嘟嘟囔囔的心里畫小圈圈。

    然后他轉過頭去,再看向朱小強的目光可就不善了,鄭大志他惹不起,你個小白臉我還不隨便玩。

    “你有種。”他伸出手點指朱小強。

    朱小強心中一顫,忙向異能學員們尋求安慰,但所有人都移開了目光。如果說朱小強敢挑釁教官,算是替他們出了一口氣,他們也重新將朱小強從叛徒,走狗的陣營拉了出來。但現在這人明顯將教官得罪狠了,這些人又開始權衡利弊起來了,然后朱小強又被判了死刑。

    一些人已經做出了決定,今后千萬不能跟這個人走近,避免被牽連。

    你看,人性有時候就是這樣。這些人要真的敢反抗,也就不會老老實實抱頭蹲著了。

    在張圖眼中,朱小強傻眼了。

    張圖目光掃去,所有人都低了下頭,沒一個人聲援朱小強。

    朱小強坐蠟了,呆呆的楞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張圖面上帶著笑意,眼底深處卻有情緒涌動,望著那些抱著頭的學員,意味不明。

    宋依依這下不干了,自家兄弟哪怕比較傻,也不能容你們欺負。

    “一群軟蛋。”她鄙視的看了一群蹲著的人,然后將矛頭對準了張圖:“怎么著,你還敢打擊報復不成?”

    張圖一愣,怎么把這個大小姐炸出來了,好像從頭到尾都是你兄弟嘲笑我的吧?

    朱小強雖然表面上看起來受到了打擊,呆呆愣愣的,但聽到這句話差點笑出聲來,他心中贊許的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他當然不是二愣子,行為看似冒失但自有打算。

    “姑奶奶行不更名坐不改姓,宋依依是也,姓張的你有本事找姑奶奶,別欺負我兄弟,他就是個傻子。”宋依依掐腰大罵,前半句朱小強還覺得特有氣勢,但最后一句怎么琢磨怎么不是味。

    張圖嘴角抽搐,胸膛劇烈起伏,都快炸了,他何時被一個女人指著鼻子罵過。

    “就你還是教官?我看流氓無賴還差不多”差不多得了,朱小強一個勁給宋依依使眼色,奈何這位姑奶奶好像罵上癮了。

    “有本事你劃出來道道,老娘陪你比劃比劃,欺負傻子不算本事。”夠了夠了,朱小強頭上開始冒汗,傻子二字也實在刺耳。

    “”偷偷瞧了一眼那個教官,雙目已經開始噴火了,當了我姑奶奶不過癮,又想當我老娘?

    朱小強再也忍不住了,趕緊“醒來”,拉住了宋依依。

    “教官,對不起,我真不是有意諷刺你,你大人不記小人過,原諒這傻姑娘吧”朱小強擠啊擠,擠出一個表情,三分誠懇,三分愧疚,還有三分自行領會,最后一分死志。眨眼的功夫,眼中開始水汽迷蒙,泫然欲泣,一副羞愧難當,你不原諒宋依依我就碰死在這里的模樣。

    宋依依有點懵,傻姑娘是誰?然后慌了,朱小強怎么就要哭了。

    張圖也有點回不過神來,這位是影帝還是開染坊的,那表情太復雜了,反正他愣是沒看明白。他下意識的想到,要是開染坊,都不用買顏料了,那張臉上肯定各種顏色都能找到。

    “你”長這么大,張圖就沒遇到過這種情況。一個帥的驚天動地的男人說哭就哭,那副小可憐樣,簡直是我見猶憐,長城為之傾倒。

    讓人怎么也下不了狠心。

    “既然教官你不肯原諒依依,那我”朱小強到處看,好像在找什么東西,然后他盯住了身前的一塊石頭,一頭撲去。

    撲了一半,發現身后沒動靜,他回過頭眼神幽怨的道:“依依,你別拉著我”

    宋依依沒動靜,顯然被朱小強給弄懵了。

    “你別拉我”朱小強語氣加重了些,似乎死志更堅決了。

    宋依依還是沒動靜。

    “宋依依,你可千萬別拉我”朱小強開始咬牙切齒了:“放心,我死了絕對不會來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哦,哦,小強你可千萬別死啊”宋依依總算回過神來了,到這種地步,她要是還不明白,那就不配做朱小強心有靈犀的好哥們了。

    宋依依抱著朱小強的脖子,死不撒手。

    朱小強瞪大了眼睛,艱難的回過頭來,用眼神示意:“抱錯地方了,抱大腿。”

    “想的美,這到底是怎么回事。你個死小強演戲也不提前說一聲,我也好準備一下。演出費不能少。”宋依依眉飛色舞,面部表情當真復雜多樣。

    不光如此,她還頻頻用眼神示意鄭大志,鄭大志嫌棄不已,奈何拗不過宋依依,只能裝模作樣的伸出一只手,遠遠的拉著朱小強的衣服。

    知道的是拉住人不讓他去死,不明白的還以為牽著一條狗呢。

    “松手,快被你勒死了。”朱小強開始翻白眼。

    “再堅持一下,教官還沒松口。”宋依依用眼神給朱小強打氣,鄭大志繼續遛狗,眼望遠方,在想一個問題,大壯干招娣是什么意思

    “好,我原諒宋依依了,絕不打擊報復。”張圖鬼使神差的應了下來,整個過程都是懵懵的。

    “呼”宋依依立馬撒手,面無表情,連個道謝也沒有。朱小強大口的喘氣,鄭大志松了狗鏈,還是沒想明白大壯干招娣是什么意思,大壯又為什么要干招娣。

    蹲著的學員們這下臉上精彩了,再看向張圖的目光就不對了,這么拙劣的表演都看不出來,這教官腦袋怕不是不好使。

    一些人眼珠開始亂轉,打起了主意。

    張圖當然不傻,但思維被限制住了,壓根就沒想到演戲這回事上去。

    連續十天他都是操控者的身份,看著這群學員朝他們預訂的方向發展,再看看那群蹲著的人,誰能想到有幾個異類,敢在他面前演戲,敢戲耍他。

    但漸漸的,張圖有些明白過味來了,眼睛瞪大老大,這下真的要氣炸了。

如果您喜歡,請點擊這里把《我真的不會修仙》加入書架,方便以后閱讀我真的不會修仙最新章節更新連載.


北京pk107码计划高手 镇巴县| 五河县| 棋牌| 隆子县| 嘉禾县| 来宾市| 亳州市| 安国市| 东港市| 酒泉市| 城市| 华阴市| 淳安县| 鹤壁市| 河源市| 东明县| 广南县| 大姚县| 临夏市| 芦溪县| 新竹县| 团风县| 建宁县| 濮阳县| 中方县| 樟树市| 儋州市| 库车县| 漳平市| 黔西县| 建阳市| 巴南区| 句容市| 资兴市| 武功县| 建水县| 浠水县| 建德市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