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65 朋友聚會

類別:女生小說 作者:楊思大老倌 書名:重生之巨富
    晚八點,依舊是廟街的小吃排擋。

    今天的街市上格外的熱鬧,向濤從一家馬殺雞店門前走過的時候,還有兩個老者嬉皮笑臉的從店里走出來。

    兩老頭腳步虛浮,還眉飛色舞的說了,今天在店里的花費,明天股市就能賺回來。股評家們不是說了嗎,要做好長期持有的心理準備。

    哎,這就對了,向濤的心情忽然又好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向濤在這邊”杜玉昆老遠就朝他招手了。

    再看;李楓,梅秋聲等人都到了,大家都在等他了。

    “各位老哥好”向濤在家里可以患得患失,在這邊可不行。

    至少鄺世雄是知道內情的,要是被他看出不來自己還有些疑慮,會被他笑話的。

    男子漢大丈夫,頭可斷;血可流,面子不能丟!

    坐下后,李楓還介紹說,向濤今年的生意做大了,分店都開到京城去了,還和京城的大衙門的領導搭上了關系,將來絕對前途遠大。

    他還舉起啤酒杯提議:“兄弟們,我們敬向生一杯,希望他發財后能拉我們一把。”

    “干!”

    一杯酒下去,梅秋聲就開始發牢騷。說他老板整天就是打電話和他要錢買股票,兩家廠子的一點流動資金被他給抽走了,搞得他現在一聽到電話鈴聲就頭皮發麻。

    “阿濤,要不是朝廷的政策不夠開放,我真想和你去大陸干。”

    這是個好兆頭啊!

    向濤很開心,說這一天很快就會到來的。

    鄺世雄眉頭一跳,暗道:“你就這么肯定股市會大跌?你比那些留學英吉利的股評家們還要厲害,不可能吧?”

    正吃著,隔壁的座位上來了幾個大腹便便的中年人,其中還有人對排擋老板大呼來瓶xo,聲音之大,令好多食客為之側目。

    塑料工程是胡大康更是一臉不屑,“這又是股市里賺了錢的,要擺闊那就去大酒樓啊,都到排擋上還講究個什么。”

    梅秋聲的話激起了李楓心里淤積多日的怒火,他也跟著梅秋聲的話題發起了牢騷。

    之后你看一眼我一語的,都在數落老板的不是。

    一圈打聽下來,再坐的除了鄺世雄感覺稍好外,其他幾個都對目前的工作境遇非常不滿。

    坐巴士回家,向濤洗漱后坐在沙發上抽煙,透過陽臺的玻璃看到外邊天色一閃一閃的,心說這是要下雨了。遂叼著煙去陽臺上看看。

    就看到,漆黑的夜里,天邊電光閃動,云層不停的在翻滾。又像是大海上的波濤,澎湃洶涌,撲卷而來。

    須臾之間,雷聲滾滾而來,似奔騰的戰馬,又像擂動的戰鼓,聲勢駭人。整個天空都是炸雷的響聲,震的人耳朵發麻。

    瘋狂的閃電猶如亂竄的金蛇,在夜空中肆意游蕩,把漆黑的夜空撕扯的支離破碎。

    “好大的聲勢,莫非是在像我示威?”向濤來了興趣,斗志高昂的迎接著即將到來的狂風暴雨。

    他背過身又點著了一支煙說:“老天爺;你不過是虛張聲勢,有本事你下個三天三夜!”

    天像是裂開了一條大口子,粗獷的雨水像瀑布似的瘋狂傾瀉,打在陽臺上啪啪作響。

    雷雨帶來的狂風,夾雜著雨水撲打在他的臉上,身上,打濕了他的衣衫。打得陽臺的玻璃窗戶也發出了“啪啪”的聲響。

    屋里苗壯還說了,回來吧,莫要凍的感冒了。

    前半身都塊濕透的向濤擺擺手說,你睡你的,不用管我。“與天斗;其樂無窮,與地斗;其樂無窮,與人斗;其樂無窮!”

    苗壯躺在床上,心里還在說:我老板這是熱昏頭了,還想在陽臺上來個冷水澡。老天爺那是你能斗得過的,順其自然才是正道。

    他那里知道,他老板就是逆天之人,是打破了世間萬千規矩的重生者!

    雨越下越大,把向濤手上的煙都給打濕了。

    “去你的”向濤氣呼呼的把半截煙給扔到樓下,繼續背著手笑看云起云落。

    雷聲漸去,狂風又至。

    大風把樹枝刮的東倒西歪,旋風還把樹葉卷到位于二十層樓的向濤面前。

    雨借風勢,大雨傾盆,向濤眼前一片霧茫茫的是水汽,對面的大樓也變得朦朦朧朧,幾不可見。

    他心里還在喊:“讓暴風雨來的更猛烈些吧,明天又將是一個好天氣!”

    許是老天爺的招數都使盡了,看向濤還是巋然不動,讓他也沒招了。于是,風漸熄,雨漸收。

    東方的啟明星掙扎著出來了,他還朝向濤調皮的眨著眼睛。

    隨后越來越多的星星開始閃亮,就像是黑色絲絨上點綴的顆顆寶石。后來還逐漸匯聚成銀光閃閃的天河。

    沒多久,東邊還泛起了魚肚白,清風陣陣,沁人心脾。

    金燦燦的陽光從云層的縫隙間透出來,還形成了一道美麗的彩虹。

    “風雨之后,才能見到彩虹”向濤心情大快。

    他回屋子搽干凈了身子,往床上一趟,隨即鼾聲大起。

    這一覺,向濤睡的特別踏實,一直睡到日上三竿,他才醒過來,看看手表,都早上十點了。

    苗壯還說了,快起來吧,早點攤子都要收攤了。

    到樓下吃早點,酒渣鼻老板的攤子上已經沒人了。

    酒渣鼻自己也還在打電話,詢問關于股市的事情。“喂喂黃生,今天早市漲了沒有?哦,開紅盤啊,好的好的。我知道的,橫盤整理,我很有耐心的。”

    掛了電話,酒渣鼻看到向濤主仆,“哈哈,小北佬又來了,吃點什么?”

    “毛峰;叉燒包;牛河。”

    一會時間,酒渣鼻就把早點給端來了,向濤看他手藝不錯,態度也蠻客氣的,還好心指點說:“老兄啊,股市有風險,還是早點了解離場算了,你還欠銀行的錢呢。”

    酒渣鼻還坐在向濤邊上說:這個你不懂的,好多炒股高手都和我說了,要我繼續堅持下去,我也這么認為的。

    我還下定決心了,這次一定要賺回一套千尺豪宅出來!

    以后我永遠也不會再炒股了。

    好話沒人聽,向濤也只能無語了。

    他還想起了一句老話:“人叫不走,鬼叫飛奔”,好像說的就是酒渣鼻這樣的人。

如果您喜歡,請點擊這里把《重生之巨富》加入書架,方便以后閱讀重生之巨富最新章節更新連載.


北京pk107码计划高手 呼玛县| 崇明县| 德令哈市| 阿坝县| 杂多县| 克什克腾旗| 铁岭县| 阿拉善盟| 漳浦县| 临漳县| 商水县| 威远县| 博白县| 宁德市| 内黄县| 房产| 从化市| 光山县| 武威市| 闸北区| 舒兰市| 怀集县| 阳信县| 兰西县| 镇安县| 青田县| 福州市| 中方县| 连城县| 南涧| 德州市| 仙桃市| 铜鼓县| 阿拉善右旗| 西林县| 绍兴县| 通海县| 遂川县|